从“泛娱乐”到“新文创”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娱乐城知道 >   浏览正文

从“泛娱乐”到“新文创”

时间:2018-04-13 19:23:04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 4 月 12 日,腾讯宣布要举办一场“新发布会”。举办了 6 年的“UP 腾讯互动娱乐年度发布会”,悄然变成了“UP 2018 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”(以下简称 UP 大会)。 2012 年,腾讯互动娱乐第一次以 UP 为名举办发布会,并提出泛娱乐战略时,外部的目光仍聚焦于其游戏业务;6 年之后,外部难以忽略的是腾讯已成形的数字文化业务体系——从游戏、漫画、文学、影业到电竞,可以看到,这些既是内容,也是文化。 文化,正是 UP 大会的缘起——在腾讯的官方表达中,可以看得出,本次 UP 大会与腾讯此前举办的 WE 大会,有一个有趣的分野:“WE 大会”致力于探索和分享互联网和科技界最前沿思想和技术,而“UP 大会”将致力于数字文化思想交流与产业分享。它们分别代表的“科技”与“文化”,腾讯最想要的标签。

 
 
外界认为,“WE 大会”已经是“去腾讯化”的科技峰会。而“UP 大会”如今也试图超脱腾讯的业务范畴,而升级成为行业、公众的数字文化观念交流之地。 一个例证是,其行业峰会的嘉宾名单中不仅有鬼蟹(《英雄联盟》首席设计师)、布兰登·格林(《绝地求生》制作人)等游戏业中的顶级人物,也有迈克尔 · 道布斯(《纸牌屋》系列小说作者)、叶锦添、安迪 · 琼斯(《阿凡达》、《泰坦尼克号》动画特效导演)等其它文化领域的知名人士,甚至还有方文山这样的传统词人。在现场,他们,将像布道者一样,分享自己的文化创作心得与前瞻理念。 所以这次大会,恐怕不仅仅是一次品牌活动的升级。它折射的是,腾讯试图对外表达,这家公司会在产业的商业价值之上,以中立、开放的方式输出文化价值观念。 在腾讯的高层表达中,对文化价值的重视早已有迹可循。2017 开始,马化腾多次提出强调“腾讯的定位是科技加文化”,与这种表态匹配的是马化腾的实际行动——在今年两会期间,其提交了《关于推动“科技+文化”融合发展打造数字文化中国的建议》。 他提出希望通过“科技+文化”融合创新,打造中国特色文化 IP,促进文化产业内部、产业与社会各领域之间生态化、协同化发展,建设产业发达、文化繁荣、价值广泛的“数字文化中国”。 在具体的业务层面,这种转变亦从“泛娱乐”的探索和升级体现出来。
 
 
过去 6 年,移动互联网的驱动,让游戏、在线视频、音乐,网络文学汹涌而至,迅速占据人们的日常。而当我们回望这些内容形态在商业价值上的变迁与融合时,会发现腾讯的“泛娱乐”的影子。 2012 年,腾讯互动娱乐最亮眼的业务是是游戏。《QQ 飞车》、《地下城与勇士》等“四大名著”正当红火,《英雄联盟》也处在爆发的前期,但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却在这次大会上抛出一个让稍显陌生的词汇——“泛娱乐战略”,这一战略被他定义为“以IP授权为轴心、以游戏运营和网络平台为基础的跨领域、多平台的商业拓展模式。” 两年之后,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、成熟和年轻受众消费观的转变,“泛娱乐”被刷新定义为“基于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的多领域共生,打造明星 IP 的粉丝经济”。
 
 
之后,随着手游产业的崛起、网文改编电视剧的流行,泛娱乐战略的商业图景,很快便展现出来——IP 概念快速普及,越来越多的行业参与者,也提出了自己要做“泛娱乐”。 这个过程中,腾讯游戏、腾讯动漫、阅文集团、腾讯影业、腾讯电竞所组成的业务矩阵也搭建完毕,在业务上完成了“泛娱乐”从理论到实践的落地。 然而,对社会舆论来说, “泛娱乐”仍像是产业发展的方法论,在产业价值以外,泛娱乐还能提供什么,是一个令人琢磨的问题。也就是无数次被讨论的问题,中国内容大潮背后,沉淀下来,能够经得起时代考验的内容,能有多少? 腾讯对此也有一定的思考,就像程武说的:
 
 
互动娱乐产业,本质上是文化创意产业,除了商业价值,我们也应有一种文化的抱负……过去几年,我们较多的关注了 IP 的商业价值,而 IP 在本质上首先是一个文化概念……它不仅在商业上有着直观的价值,更是一个民族、一个国家文化强盛的标签,是文化输出的真正基石。 在具体业务中,腾讯不是没有成绩的。比如国漫精品《狐妖小红娘》。这是腾讯动漫平台上最知名的国漫 IP 之一,故事和人物造型设计,大量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取经,包括了“红娘”、仙侠、修道等概念该作品的动画在国内全网播放超 10 亿,是 B 站首部播放量破亿的国产动画。它的动画版已经在日本的东京都会电视台播出;又比如《王者荣耀》,在游戏中主动关联昆曲、京剧、围棋等传统文化,唤醒年轻人对它们的认知。 于是,在这次的宣传内容中,提到了,要发布一个名为“新文创”的战略思考。新文创,是泛娱乐的之后,又一个有关 IP 的解决方案吗?4 月 22 日 UP 大会,将是我们观察这一命题的最佳窗口。
 
 
德鲁克曾经说:无论是从心理、地理、文化角度,还是从社会等角度来看,组织机构都必须是社会的一个组织部分、一个重要器官。 我们熟悉的那些大公司,正如“重要器官”一样向世界输出积极的价值和观念——迪士尼给世界带来更多欢乐和梦想,Google 让“组织全球信息”成为可能,Facebook 则把“让世界更紧密相连”做到极致。 而腾讯,则试图这个快速变幻的时代里,以文化带给更多人更多抚慰。它的价值,正如程武所言:历史告诉我们,任何一种社会变革之中,那个最终抚慰人心,给人类最终带来关怀、温暖和归属感的,都只有文化。
 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